难得的好天气

古堡秘闻

#补

————————

一封印着红漆手写的匿名信在夏天伊始寄到帕秋莉·诺蕾姬在法国的独居公寓。起初她以为是某化妆品品牌促销的传单,但距离国庆还有一个多月,现在撒广告未免早了些。收信人一栏的的确确写着她的名字。这个时代还会用古老的手写信纸交流的人年龄已经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等她怀着疑惑看完信,更大的疑惑又笼罩了她。信封右下角印着一串奇怪的红色英文单词,正文却是用的法语,内容更让她感到惊讶,竟是与自己早已遗忘的身世有关。信封里有一串钥匙,对方邀请她七月份自己去罗马尼亚的一座小镇一探究竟。

 
 

一个月后,帕秋莉向工作的报社主编提出调休,希望将年前的...

什么都不说了,感谢最后把存档借给我的每一个玩家,让我好好哭会儿
谢谢,真的谢谢,真的,真的非常感谢😭😭😭😭😭😭

守护者们

  

       魂魄妖梦最终独身一人。

       她望着天空,首先浮现在脑海中的,是一件本应该忘却的小事。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到了这样的年龄,能够回忆起来的,也只有中间的那一段。孩童时的光阴像梧桐树下的光影,零零散散,伸手去抓,只得落下一手碎片。而现在呢,周遭的世界如同一股无法阻挡的洪流,摧枯拉朽地捣毁她的一切。曾经以为能够铭记一生的回忆,大多都随着时间长河的流逝而消散了;而那些生活中的小事,却总是冷不丁地,突兀地浮现在迟暮的日子里。半人半灵有自己的宿命,只是多了些时间罢。

 ...

你在哪里

#补
————————————————


       八月份的时候,海风席卷了她所在的岛国。香草书店的店主从书架旁的三角凳上伸了个懒腰,拿着钥匙离开柜台,准备提前关门。门外正是时来的夏季暴雨,木头招牌的屋檐在门口开了一道雨帘,旧时代的青石路面很快形成一层水雾,慢慢笼罩整个街区。


       她感到一丝沉闷,取下头发上的月牙头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身着花色和服的女人和黑色校服的学生们踩着水花晃过街道,急匆匆地往家里赶。放学...

昨晚又梦见了那个谁,日常和好,真的超高兴的,以至于醒来后还有点分不清楚,好像这个人一直都在我身边。

候鸟【苏亚】



南太平洋的岛屿并非终年常夏。

在亚可探望苏西的那段时间,MacQuarie岛一周中有六天半都在下雨。那会儿北半球正是冬天,亚可穿着厚重的棉袄在云层中穿行,一边忍受零下三十度的低温,一边幻想南半球的沙滩和暖阳。谁知到了MacQuarie岛正在下雪。一百五十公里长的海岸线挤满了成群结队的企鹅,冰雪中散发出一股奇异的海鸟臭味。

苏西裹着南洋花纹的围脖在悬崖边看海。她才苏醒不久,坐着轮椅,一个季节未剪的长发快要遮住另一只眼睛。蔓芭芭拉家族的成员在岛屿边缘设有结界,从外界眺望,岛内终年被云雾遮挡。亚可穿越结界才看见正前方的苏西。苏西面无表情,而亚可措手不及,这是时隔半年,苏西误食毒物昏迷被转移到...

光芒

我与S相识已逾七年。最后一次见到他,他正在进行一篇重要文章的结尾。我听说他已经许久没睡过觉,中途被人送去医院,是胃窦炎和贫血。我推脱掉一身工作,终于去往医院探望他,才知晓他提前办理了出院手续,已经回了家。我买了些水果去他的住处。开门的时候,险些被他憔悴的模样吓住。而他也没想到是我,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他一脸愁容,嘴唇干裂,黑眼圈已经显得浮肿。写作时他一贯会将手机关机,电脑断掉网络,自然看不见我的消息。

“你怎么来了?”他似乎有些高兴,忙不迭请我进去。我说,我是来看望你的。他一边接过水果,一边说,如果早知道你要来,我可以先去洗一个澡。

他家住在城郊,十三楼,平日只有他一人。普普通通的两室...

和平年代(少终)


千户犹豫的那段时间,尤莉独自离开了学校。

长久以来,小千寄希望于她们能够出生在一个幸福的时代,摆脱孤独,随遇而安。幸福有许多种含义,对她而言也许只是许多书,一间书房,下午的时候阳光透过落地窗,在棕褐色的地板上留下一道道光斑。如果昏昏欲睡,那么再有一座沙发,躺下就能睡着。如今愿望有一个实现的机会,她却感到有些迷茫。

如果就这么下去,大抵还不算太坏。在学校听人讲课,周围是一些同龄的同学,性格各异。铃声响后,周围的人陆陆续续离开了教室。她不知所以然,便紧跟着起身,离开了这所房间。学生们三五成群。小千跟在几位女生身后,看她们走进一间狭长的社团活动室。墙壁一面贴着一排书柜,墙上挂着一些登山时的照...

听风(完)

  深秋,寒流入侵。

  雨水沥沥地打在瓦上,顺着屋檐断续流下。堆满落叶的泥石地被浸泡得发出阵阵腐气,与薄雾纠缠着,钻进城镇的寸寸缝隙里。

   她披上深蓝色的斗篷,拉低帽檐,缓步走入了雨中。靴子轻压泥土时发出阵阵细微的水声,像极了幼猫沙哑的嘶叫。深夜的小巷,湿漉漉,摇晃晃,只有秋雨和几盏残灯。

   流浪汉蜷缩在转角处,穿着泛白的薄外套,浑身湿透。她在他面前驻足,向破旧的帽子里投入了一张崭新的纸币。

   “冷雨天,为什么选这里?”少女的声音在雨中弥漫开,音调中规中矩地合上了雨滴的节奏,却没有本质上...

1 / 4

© 6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