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歌剧/露崎真昼】归途

必须保存下来,坚强的露女士太好了

不成文书柜:

  下飞机后就算重新踏上北方的故土了,城内盛放的水仙花欢迎着又一年的春天与这位归乡的女儿。

  真昼带着拉杆箱快步径直赶向函馆站,小草帽下半遮着的脸上笑意难藏,几分期待外又有几分怀念,飞过北本州绵延的低矮山脉时她就不自觉地想起了家乡冬夜里宁静的雪原。这时候已经快到傍晚六点了,而回家只需要一个钟头。她完全来得及在入夜前乘上最后一趟车,沿着那条久别了三年的铁路一路观赏海岸外徐徐沉下的金红色落日,听着海潮声,心情愉快地回去家里。

  牧草和泥土的清香,悠悠白云映照在雨后初晴时地面积水中的...

样刊,印出来才发现有五六个地方还要改,最终效果应该不错。都是些老文章,为过去做个纪念吧——终于有自己的书了。


超级感谢 @团雅●提古雷查夫 的设计与打印,以及 @壹佰一 为最初稿作的插画 @a9 粗排和@超爱喝牛奶 巨细的翻译。辛苦了,真的辛苦了,过段时间有钱了印他个十本,给傻逼群友人人寄一份

雨季



苏西将零钱扔进琴盒。下雨的缘故,这座临海小城的大海与天空一样混浊。背对着海滩,琴盒的主人抱着湿漉漉的吉他,哼着很多年前异国他乡流行的歌谣。雨水顺着她的发梢滑进青灰色的衣服布料。她专注地拨着弦,广场的行人早已散去,直到一曲结束,才注意到面前这位打着黑色的雨伞,一动不动听她唱完的最后一首歌的魔女。苏西佝着身子,手里的伞正好替她挡住头顶的雨。

“谢谢,”她收起吉他,“要去喝一杯吗?”

“随便。”

她打了个喷嚏:“一般人不都会拒绝?附近有一家不错的酒吧,我说不上招牌写的什么,每个星期天晚上我都去那驻唱。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初次见面,我叫亚可。”

“苏西,苏西·曼芭芭拉...

你好,世界(25)

其实25还行,太久我都忘了
————————

25

芙兰朵露·斯卡雷特才上中学那会儿,被蕾米莉亚送去城郊的女子学校读书。总的来说,那是一个错误决定造成的美好回忆。学校在半岛深处,从市郊望去,隐隐望得到隐藏在森林当中的钟楼一角。暑气消散后,常有学生在夏日的夜晚从宿舍溜走,为不敢越界的胆小者带来来自半岛另一端疗养院的诡秘怪谈。大正时期这是一所教会学校,创始人买下三角洲的港口与后山背后的草场,在森林当中修建了教堂与教学楼。那会儿都是富裕人家的小姐,学校重视礼仪与素质的培养,全封闭管理。蕾米自然是看中了这点,虽然不想和芙兰分开,但也寄希望自家妹妹能够在里面好好听话,出来后成为落落大方的...

最后六个

Q24:能推荐几个老福特上你认为好玩的人吗(文字上)?

不太好推荐,关注里大家在lof做的事就是发作品写唠叨看cp,不知道怎么才算好玩的人。二来也不太熟,唐突推荐有些尴尬,我觉得没有谁会喜欢看到被陌生人莫名其妙@。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抱歉。


Q25:看到你说要关箱子我又来了,嘿嘿,那么你最喜欢的一篇同人文是?

http://bbs.nyasam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115&page=1#pid167802

http://zouqiming.lofter.com/post/1cbde849_9592b8b...

贞德和她可爱的猫

追忆录



在过去,洛蒂·杨森能在这片冻土上看见精灵,魔鬼和其他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二十岁以前,她随家人出海,寻找鞍纹海豹栖息的浮冰。冰层裂开的缝隙间总能听见这座北境之城深海里徘徊而又绵长的低吟。起初她以为那是白鲸的歌声,周遭的人听了她的描述,认为那是维京时代因战乱沉没到大海深处的战船,船上的灵魂还不知道自己早已死去,千百年来呼唤着贪婪的捕鲸人靠近。洛蒂朝水里张望,的确有一条长长的阴影在水底浮动。穿过冰川呼吸空气的白鲸一头撞上船身,巨大的尾鳍从甲板前扫过,将洛蒂卷入大海。

幽蓝色的海域如它的色调一般寒冷。洛蒂背对着海床,悬在半空,头顶的亮光若隐若现...

难得的好天气

1 / 7

© 633 | Powered by LOFTER